banner

“暗黑漫画”侮辱“慰安妇”,是罪恶不是创作

2021-01-11 09:42:41 荆州市东外销售 已读

■ 观察家

历史不容亵渎,法律不容僭越,是文艺创作底线中的底线。像JM这样渲染仇恨女性、不惜消费“慰安妇”的,必然遭到法律惩戒。

因作品仇视女性、侮辱“慰安妇”、轻佻地使用战争素材等负面问题而“出圈”的漫画作者JM,被刑拘了——这成了备受ACGN亚文化网站、论坛关注的事件。

据新京报报道,有网民近期反映漫画作者JM涉嫌非法网售淫秽色情、血腥暴力漫画《战争即和平》《帝国社会》,接到举报线索后,全国“扫黄打非”工作小组办公室第一时间部署辽宁省“扫黄打非”部门核查侦办。随后,蒋某某(JM为其化名)因涉嫌制作淫秽物品牟利罪被刑事拘留。经审讯,蒋某某于2016年至今在北京、沈阳两地制作色情淫秽漫画并进行贩卖,获利120余万元。蒋某某对此供认不讳。案件还在进一步侦办中。

在全国“扫黄打非”办官微下,网友一片欢腾、点赞不断,还有网友“求公开那50万催更反人类漫画的人员名单”。而JM所谓的“网络漫画”,有多大的社会危害性?披着二次元面纱的新型涉黄“创作”,又呈现了怎样的新动向等问题,也值得讨论。

表面上看,JM的漫画是以小圈子为受众的二次元文艺创作,在一些人看来,这属于“圈地自萌”的重口味、暗黑系文艺创作,问题只在于在漫画内容中嵌入了历史或现实题材以及不当的立场。但重口味创作也掩盖不了其作品的恶趣味。而这类恶趣味,已经踩了多重底线。

JM的作品中,充斥着把女性肢解残害之后当作泄欲工具等令人作呕的桥段,既淫秽又反胃,有的女性读者甚至被吓哭了。JM还将军国主义与日本法西斯残害东亚国家妇女的“慰安妇”,当成自家故事的凌虐桥段和卖点。不惜用伤害民族感情的方式博得小圈子里的畸形关注,其社会危害性远超其他一般淫秽作品。

在知识型社区内,就有人分析道:JM漫画带来的震慑感,可以用恐怖谷理论来解释——与现实社会相似的病态社会往往最可怖。单纯二次元、鬼片或游戏化场景,其恐怖性还能因恐怖元素的虚拟性而削减。但JM的漫画和现实有交叠,也容易将人带入漫画营造的扭曲世界,并心生恐惧。

一言以蔽之,JM的漫画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色情淫秽作品,而是在非大众化的生产方式下宣扬对女性仇恨、凌辱、虐杀变态价值观的糟粕。那些宣扬“军国主义”、侮辱“慰安妇”的内容,不啻为扭曲历史,是用血腥、残暴的桥段去亵渎民族感情,其社会危害也绝不会止于小众空间里——这从“50万催更”的集聚效应就可见一斑。

也要看到,暗黑系淫秽网漫这种新型犯罪模式,有一定的隐蔽性。在网上,有人还打出了所谓的“二次元创作自由”旗号,祭出“虚拟人物没有人权”的名义为之洗地。但法律不容反人类的文化糟粕,虚拟人物更不是犯罪借口。所谓的“虚拟人物无人权”,只是某些人被带入“价值扭曲力场”的表现。

之前的淫秽画刊、小说和光碟,哪个不是虚拟人物,不是一样认定为淫秽物品了吗?以为套上“二次元”的画皮、用网络漫画的形式发行,法律就不管了?

至于二次元界流行的“圈内自嗨”“小众XP”(小众性癖)的说法,更是站不住脚。人是社会的人,是法律之下的人,“大圈子”“小圈子”都归法律管,说什么JM的作品是“画圈自萌”,小圈子里的事不需要法律来管,只是自欺欺人。

历史不容亵渎,法律不容僭越,是文艺创作的底线中的底线。像JM这样渲染仇恨女性、不惜消费“慰安妇”的,遭到法律惩戒几乎是必然。毕竟,其作品满屏都写着“价值观扭曲”。

□徐明轩(法律工作者)